• 快捷搜索:

    《乐队的夏天》火热收官先打开一扇门让大家走进来

    原标题:先打开一扇门 让大家走进来

    上周六,《乐队的夏天》正式收官。在这两个多月的时间里,《乐队的夏天》实现了一次逆袭,豆瓣评分从刚开播时的7.4分飙升至收官时的8.7分,热度和口碑不断攀升。“乐队”成为这个夏天的一大关键词,新裤子、刺猬乐队、九连真人、Click#15等乐队走入了大众视线。近日,《乐队的夏天》总制片人牟頔接受了羊城晚报记者的采访,回应关于《乐队的夏天》的热点话题。她还透露:“我们已经启动了第二季的乐队海选,明年一定还会看到《乐队的夏天2》。”

    综艺与乐队联姻,终于成功了一次

    在《乐队的夏天》之前,乐队与综艺的“联姻”大多不成功。江苏卫视的《中国乐队》豆瓣评分仅有4.9分,央视制作的《超级乐队》更是悄无声息,至今连豆瓣评分都没有。

    跟之前的乐队综艺相比,《乐队的夏天》降低了节目的入门门槛。有人说《乐队的夏天》是“流行乐队的夏天”,第一季31支参赛乐队都呈现出自己亲民的一面。哪怕是痛仰和面孔这种硬核摇滚乐队,在节目中也显得非常人畜无害。

    节目编排也非常综艺。第一期《乐队的夏天》犹如乐队版《奇葩说》,节目花了大量时间呈现乐队之间的互动,棚景设计跟《奇葩说》十分相似,连主持人都一模一样——自称“不懂音乐”的马东是五位超级乐迷之一,他负责活跃气氛、提出业余的音乐问题。马东提供了一个“麻瓜视角”,专供综艺节目观众代入。

    不过,《乐队的夏天》首期播出后口碑一般,马东等五位超级乐迷的戏份太多,反而占用了乐队的表演时间;特意安插了两支偶像乐队,也显得剧本痕迹过重。

    如何平衡音乐性与综艺感是音乐节目的难题,《乐队的夏天》中后期把综艺感交给了音乐人本身,让音乐人展现了私底下有趣的一面。节目播出后,新裤子主唱彭磊的“微信拉黑”梗、刺猬乐队主唱子健的“不洗澡”梗等都成为微博热点话题,某种程度上也推动了节目的出圈。

    回应

    打开一扇门让大家走进来

    牟頔:《奇葩说》和《乐队的夏天》并不彼此排斥。两个节目只是手段和形式不一样,一个通过语言,一个通过音乐、故事来呈现。音乐、语言、行为都是体现乐队魅力的重要方面,这才能让观众看到人物丰富的、真实可爱的面向。

    这是一个全新的节目,而且乐队这个群体这么多年来较少出现在大众平台上,所以我们首先考虑的是先打开一扇门,让大家愿意走进来,然后才有机会推广更多类型的乐队音乐。因此,在乐队的选择上,必须考虑普通观众的接受程度。这31支乐队的音乐风格非常丰富,也囊括了爵士、funk等小众类型,但在乐队市场上,传统摇滚、流行摇滚的乐队占比更大,节目阵容相对还原了这个生态。

    《乐队的夏天》出圈了,但观众并不年轻

    跟以往的乐队节目相比,《乐队的夏天》的参赛乐队很年轻。最终决出的HOT 5中聚集了三代乐队:既有成军21年的新裤子、成军20年的痛仰,也有2005年成军的刺猬乐队,而第四名Click#15和第五名盘尼西林乐队则分别成立于2015年和2012年。

    有趣的是,《乐队的夏天》的主力观众是网络语境下的“中年人”。 节目为这个夏天贡献几首大规模刷屏的作品。一首是九连真人的客家话歌曲《莫欺少年穷》,一首是新裤子改编汪峰的《花火》;刺猬乐队的《火车驶向云外》中的一句歌词“一代人终将老去,但总有人正年轻”成为这个夏天最热门的一句话。不难发现,这些作品无一不击中了“情怀”二字。猫眼专业版数据也显示,近60%的观众年龄介于25至35岁之间;男性观众的比例稍高于女性观众,分别为53%和47%;在观众的区域分布上,北京、上海位居前两位。

    目前第二季的选拔已经开始,节目组举办了“乐夏巡星计划”,并与街声的“街声大登陆”、摩登天空的“新血计划”、太合秀动的“乐队选拔令”等新乐队选拔项目合作,试图为第二季输送更年轻的乐队。

    回应

    希望挖掘更多新乐队

    牟頔:我们没有圈定所谓的“目标用户”,只是凭直觉认为这个节目能吸引到喜欢音乐的观众。观众里25-35岁这个群体比较突出,他们刚好是经济水平、消费力比较强的群体,也是商业客户比较看重的。值得注意的一个变化是,节目播出过程中,18-24岁这个用户群体的占比一直在上涨,说明很多年轻乐迷也“入坑”了。

    关于第二季的乐队选拔,我们觉得观众的接受度会越来越高,期待能挖掘到一些新鲜的、出乎意料的新乐队。乐队不是标准化的艺人,每一个乐队都有自己的样子,我们需要尽可能多地了解,再考虑哪些乐队适合出现在节目里。

    巡演票房很不错,还接到商业代言

   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    江苏快三